首页 > 兵车行、石壕吏、垂老别、无家别
0071博爱 横批镜片 水墨绫本

  • 图录号:274

    悬流飞翠

    作者:陆俨少

  • 图录号:278

    龙宫洞

    作者:陆俨少

  • 图录号:79

    楷书

    作者:弘一

  • 图录号:80

    行书《二林法语》

    作者:弘一

LOT号: 272 陆俨少
拍 卖 会 -
拍 品 号 272
作  者 陆俨少 年代
名  称 兵车行、石壕吏、垂老别、无家别
形  式 质地形式
质  地 尺 寸 68.5×32.5;66.5×32.5;68.5×33;66.5×32.5
款  识 题识1:兵车行。车辚辚,马萧萧,行人弓箭各在腰。耶娘妻女走相送,尘埃不见咸阳桥。牵衣顿足拦道哭,哭声直上干 云霄。道旁过者问行人,行人但云点行频。或从十五北防河,便至四十西营田。去时里正与裹头,归来白头还戍边。边庭 流血成海水,武皇开边意未已。君不见汉家山东二百州,千邨万落生荆杞。纵有健妇把锄犁,禾生陇亩无东西。况复秦兵 耐苦战,被驱不异犬与鸡。长者虽有问,役夫敢伸恨,且如今年冬,末休关西卒。县官急索租,租税从何出。信知生男恶 ,反是生女好。生女犹得嫁比邻,生男埋没随百草,君不见青海头,古来白骨无人收。新鬼烦冤旧鬼哭,天阴雨湿声啾啾 。 钤印:陆氏、俨少、就新居。 鉴藏印:虚怀斋收藏印 题识2:石壕吏。暮投石壕村,有吏夜捉人。老翁逾墙走,老妇出门看。吏呼一何怒!妇啼一何苦!听妇前致词:“三男 邺城戍。一男附书至,二男新战死。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!室中更无人,惟有乳下孙。有孙母未去,出入无完裙。老 妪力虽衰,请从吏夜归。急应河阳役,犹得备晨炊。”夜久语声绝,如闻泣幽咽。天明登前途,独与老翁别。 钤印:陆俨少、甘为牛、就新居 鉴藏印:虚怀斋收藏印 题识3:垂老别。四郊未宁静,垂老不得安。子孙阵亡尽,焉用身独完,投杖出门去,同行为辛酸。幸有牙齿存,所悲骨髓 干。男儿既介胄,长揖别上官。老妻卧路啼,岁暮衣裳单。孰知是死别,且复伤其寒。此去必不归,还闻劝加餐。土门壁 甚坚,杏园渡亦难。势异邺城下,纵死时犹宽。人生有离合,岂择衰盛端,忆昔少壮日,迟回竟长叹。万国尽征戍,烽火 被岗峦。积尸草木腥,流血川原丹。何处为乐上,安敢尚盘桓,弃绝蓬室居,塌然摧肺肝。 钤印:陆俨少、甘为牛、穆如馆 鉴藏印:虚怀斋收藏印 题识4:无家别。寂寞天宝后,园庐但蒿藜。我里百余家,世乱各东西。存者无消息,死者为尘泥。贱子因阵败,归来寻 旧蹊。久行见空巷,日瘦气惨凄。但对狐与狸,竖毛怒我啼。四邻何所有,一二老寡妻。宿鸟恋本枝,安辞且穷栖。方春 独负锄,日暮还灌畦。县吏知我至,召令习鼓鼙。虽从本州岛役,内顾无所携。近行止一身,远去终转迷。家乡既荡尽, 远近理亦齐。永痛长病母,五年委沟溪。生我不得力,终身两酸嘶。人生无家别,何以为蒸黎。 钤印:陆俨少、甘为牛、就新居 鉴藏印:虚怀斋收藏印
著  录 1.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《虚怀斋藏陆俨少书画集》P42-51出版。
备注说明
  • 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体育路580号昆仑大厦7楼
  • 电话:(0571)85175857/85170827
  • 传真:(0571)85114081
  • E-mail:candorle@163.com
  • 备案号:浙ICP备18040960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685号